最是以为不在意的触动人心

洁癖
碎碎念预警
喜欢润智的磁石胖橘
虽然想画画但是个画伯所以毅然放弃

关于

【润智】保護(下)

20代初纯情小少爷润x20代末黑手党智

画风巨变都是我拖更的错(土下座谢罪)


“一天到晚组织来组织去的,”松本润在大野智身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,“搞得像热血漫画一样,到底是什么东西啊。”

大野智拿着电视遥控器的手稍微僵了一下,“嗯......”,似乎在努力地找着措辞,“就是,很多人,嗯......一起?做事?”他转头看着已经陷在柔软沙发中的松本润,但也搜刮不到能说给财阀小少爷的词汇。松本润像是明白了似的点点头,又用手拍拍沙发靠垫,示意大野智也躺下来。


拿稳手上的啤酒后小心地向后倾斜身子,在背后触碰到布艺沙发柔软的一瞬间不由得紧绷了一下,然后再学着松本润的样子让...

开学=失联。
以后都是周末再见了(苦笑)。

[再见啦]

这样说着摇摇手转头。

再见啦后会重逢吗,日复一日。桃花花瓣上长出皱纹,被河水打湿的衣角在手里拧干,柔顺剂的香味消失不见。

还未完全放下的手心微微发热,鬓角发丝流下的的汗顺着脸颊滑下,勾勒出烦躁的棱角。再会的感情炙热到发烫。

要是秋天能来到就好了。

松润生日快乐!!

总是被润深邃的眼睛吸引过去呢(笑)
像是耀眼的紫色星星一样,绽放着温柔又惊艳到无法呼吸的光芒。
就算是一亿年以后也能看到哦。

生日快乐呀,
8月30日开始的第35年,
也要是立派又可爱的松本润。

最近被开学和作业搞得快爆炸(x),只能抽空做个慌忙的生贺了。(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的幼儿园字体)

下周要去军训啦,会消失一段时间。
虽然感觉我平时一直都处于失踪人口状态(笑)。

【润智】保護(中)

20代初纯情小少爷润x20代末黑手党智


阴暗的天是会杀死人的,就像言语一样。

大野智早已忘了他们在说些什么,唯一记得的只有抬头望见的那片乌云。像没电的冰箱内部一样黑,像醉酒的父亲回到家时的夜晚一样黑,像那条老得走不动路、只能趴在地上的那条狗的尾巴一样黑。

那天他12岁,被紧紧牵着他的手的母亲带到不认识的男人身旁。是被抛弃了吧,他想着,母亲在一旁隐隐漏出了哭声。已经忘了当时母亲说的话,关于为什么被卖到现在的组织,大概是因为没钱。

只有靠实力才能活下来,这是那个世界的准则。在成年的那年,终于用身上的伤痕换来了一席之地。

又过了几年,不知不觉在这行都做出了名声。

有了自己...

【润智】保護(上)

20代初纯情小少爷润x20代末黑手党智
中有画风突变,相声写手本质

啪嚓。

打开保险的声音。

拉开窗户,架好支架,瞄准。

人变成红点,十字交叉的中心项目,说话剩下嘴部的张张合合,不耐烦的眨眼,指甲嵌入领带,食指推起滑下的眼镜。

最后扣下扳机。

完成任务后大野智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蹲下身子隐藏在窗沿下,小心地拉开包拉链把枪放回去,站起来拍去膝盖上的墙绘颜料,不作声音地离开。

回到宿舍后已经是新的一天,大野智拉紧窗帘好让室内看起来还像晚上,这样难得的睡眠会比较好。躺在床上让疲惫的身躯放松,沉沉入睡,为又多活了一天而感谢世界。

黑手党第一的狙击手大野智,在成功射杀了又一个目标后,接到的...

【润智】不合时宜

年龄改动
润比智大十岁左右

1

“你还记得他吗?”

新搬进的办公室很大,大到松本润误以为在里面可以产生回声。因为那个问题正盘旋在他脑海里,自他听到那刻起就粘着不放,像是被搅拌了一百次再放入饭里的纳豆。

二宫说了句话就没再作声,像个没事人似的躺在沙发上继续指挥他的勇士。松本润也把视线转回到面前的文件上,盯着自己墨迹未干的签名,“当然”,这样应了一句。

办公室里回归寂静,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沉默着像从未提起过那人,只剩下失去了公主的勇士,发出了机器音调的不甘吼声。

2

如果没有人一直在他耳边念叨着大野智,这一定是一次非常愉快的年末聚会。可事实正好相反,此时已经喝得半醺的相叶雅纪正一只手拿着...

祝二宫先生生日快乐💛

遇到你已经一年多啦,在我最困难、最挣扎的那段时间,多亏了你的笑容让我一次次重新振作。被埋在题海里时一回想起你,也还是有了重新开(刷)始(题)的勇气。

在被送去考场的车上只能想出这种没什么营养的话了(笑)。

去考场的路上,放着的歌从「メリークリスマス」到了「スケッチ」,一路上说着有多么艰难其实还是自然而然地走到这里。

每次想到你,都会有再往前迈一步的勇气。

希望能再靠近你。
希望能成长得像你。
(怎么变成我的愿望了)

最后当然还是祝先生能开开心心的啦!

『润智』Mr.Killer

隐秘大佬二代(?)润x杀手智

后面放飞自我注意

和现实中差不多的年龄差,二十代初

两个人耍小孩子脾气的故事,感觉在写幼儿园恋爱(?)


1


即使是喧嚣的闹市夜晚,也随时会有不法分子出现。松本润虽然很清楚这点,却还是没有防备地被人从街角拐到了一条小巷里。黑暗一瞬间侵袭,远处摩天大厦的灯光像是几万年再前的星屑。松本润紧张地压低了呼吸,也恰是在那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
几个月前费尽口舌劝那人开始用的香水,似乎才从渔船上下来的海腥味,再混杂着广告里会飘出香氛的洗衣液味。


情况有...

1/4

© sada_pu | Powered by LOFTER